以前家附近种了好几棵鸡蛋花树,每次外婆路过见到地上的鸡蛋花都会捡起来晾干。记忆里最多的就是手拿着几朵鸡蛋花的外婆悠然自得的来到我家,带着笑意亲切的喊我名字。所以呢,很多时候说起外婆就会想到鸡蛋花,她是个跟鸡蛋花一样可爱的人呢。

很小的时候有一段时期是跟外公外婆一起住,外婆的料理很棒,我想念她做的煎蛋卷,鸡蛋焗饭,蒸肉饼,中秋节的糖炒核桃,以至于从那个时候开始发胖。长大后我们也住得近,有时候她的菜做多了,就会送给我们一点,真的很好吃。我很久没有吃过她的料理,以后再也吃不上了。

外婆是佛教徒,小时候去她家,每次饭前都会见到她很虔诚的跪在佛像前念经都觉得特别神圣,抖动的烛光,略微让人窒息的烟熏,都是珍贵的回忆。

还记得小时候外婆跟我妈带我去很多寺庙,以前很害怕那些巨大的佛像,她们都会哄我说不要怕他们都是神仙,他们会保佑我们身体健康的。有一次印象很深刻的是去完寺庙就带我跟表哥去吃麦当劳,哈哈,怪不得我这么丰满。

外婆对我们很好,一旦发现什么好吃的,都会打包留下来一点给我,不然就是下次直接带我们去吃。如今我家这边开了很多家食店,每次发现新大陆的心想下次带外婆来这里吃,都会怅然失措,是啊,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。

她很可爱,她在我心里依然是那个笑起来会露出金牙的卷发老太太。

鸡蛋花会再开,可是你已经不在了。

我很想你,你知道吗?

评论 ( 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