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v13普x普】《一場由跳O樂引發的約會》

AU,雙胞胎兄弟設定,兩人已經心意相通,有女裝,有肉,有OOC……

ArgentumV13普(兄)

Prompto 15普(弟)

我已經……盡力了………寫了11k,我也是……沒想到

文筆不咋樣,請不要拉我上大街鞭尸,謝謝。

斷斷續續寫了一個星期……服了自己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從遊戲中心出來,斜暉染紅了天際。

 

“剛剛那個新遊戲很棒哦!”

 

“是呢。”

 

Prompto回味著玩遊戲時的手感,不禁露出調皮的笑容,Noctis瞧了一下他,不禁嘴角也上揚。

 

兩人在人煙漸少的街道討論了最近新出的遊戲,近期少年J○MP上連載漫畫的劇情,還爭論下次遊戲用什麼角色對戰能打敗對方。吵吵鬧鬧的走了大概十來分鐘,就到了Prompto家門前。

 

“Noct,謝謝你送我回家,明天學校見!”

 

“嗯,沒事,明天見。”

 

Noctis看著Prompto開門關門一氣呵成,之後又忽然打開了門,從門縫露出了他的小臉,他擺了擺手,兩人相視一笑,門再次被關上。

 

Noctis轉過身,迎著夕陽緩緩走回自己的公寓。

 

 

“哥,我回來了!”Prompto在玄關喊了一聲,沒有得到任何回應。換上室內拖鞋之後他走到客廳,空無一人。他走到臥室前,敲了一下門,喊了一聲:“哥?”於是就打開了屬於自己跟哥哥的臥室門。

 

果不其然,Prompto的哥哥Argentum正在沉迷遊戲。

 

“喲,你回來了”,Argentum簡單的回應了一句,握著手柄直直盯著電視沒有多餘的動作。

Prompto從身後抱緊他哥,看了一眼電視螢幕,好看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,生氣的向對方埋怨道,“哥!我不是跟你說了不要玩我的存檔了嗎!要玩就玩你自己的!為什麼說那麼多次你總是不聽我的話!”不解氣的他咬了一口對方的肩膀。

 

“隨便啦,不都這樣子玩。”Argentum置若罔聞,繼續沉迷其中。

 

Prompto被他的話氣得腮幫子都鼓起來,這樣子的情況已經發生了無數次,每次都是被哥哥打哈哈糊弄過去,以往他可以不管,可是這次的遊戲他可是等了好幾年,他想完整的體驗遊戲流程,他不想再屈服于哥哥的耍流氓之下。

 

Argentum發現身後的弟弟不再說話,看來他這次生氣是來真的了。他按了暫停鍵,放下手柄,轉過身來戳了戳Prompto軟綿綿的臉蛋,對著他的鼻尖輕輕的咬了一口,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,“好了,別生氣好嗎?”

 

Prompto一臉怨念的推開Argentum,他就知道他哥每次都愛用這套路,不過這次他決定“だが断る”!

 

Argentum沒轍,雙手十合求饒狀,“我親愛的弟弟,你就不要生氣好嗎?”

 

Prompto瞥了一眼Argentum,不想理會對方。

 

“這樣子吧,我們打賭,來一場公平的決鬥,如果你贏了,我以後再也不碰你的遊戲存檔,相反如果你輸了……”Argentum故作深沉的停頓一下,“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。”

 

Prompto猶豫了一下,想了想,好像有什麼不對但又好像沒什麼不對,不過這大概是可以阻止哥哥再碰自己的遊戲存檔的唯一機會,怎麼都得拼了。

 

“好!”Prompto吞了一下口水,“誒……不過你的要求是什麼?”

 

“NO NO NO”, Argentum嬉皮笑臉的伸出食指在弟弟面前搖了搖,“這個嘛,當然是等勝負分出的時候再提才會比較有趣嘛。”

 

“唔……那好!不過用什麼決鬥?”Prompto狐疑的看著Argentum。

 

Argentum望著他指了指整齊排列在櫃子裡的遊戲盤,“挑一個你最擅長的遊戲。”

 

 

“唔……選哪個好呢……”Prompto念叨了起來,他已經站在櫃子前翻了老半天,一直在思考哪個遊戲最有把握可以獲勝。

 

“選好了嗎?”Argentum有點不耐煩的從身後抱住他,用下巴壓住對方的肩膀蹭了蹭,兩顆毛茸茸的金色腦袋貼在一起。

 

“再等等……唔……好了!就這個!噔噔噔噔!”Prompto一鼓作氣的抽出一張遊戲盤。

 

“你確定真的要玩這個?”Argentum出玩味的看了看他手上的遊戲盤。

 

“沒錯!”Prompto露出一個自信十足的笑容,搖了搖手上的遊戲。

 

 

“不後悔?”Argentum又問了一遍。

 

“不後悔!”得到一個勢如破竹的回應。

 

“那好,來吧!”Argentum拿過對方手上的遊戲。

 

 

Prompto在讀取遊戲的時候說明了一下遊戲規則:“我們以這個RPG遊戲裡的那個被玩家戲稱為跳○樂的隱藏迷宮作為比賽,從入口到達出口,而且期間必須到達某個關卡的某個位置拿到某個道具,不然就算輸!” 然後選擇了一個迷宮沒攻破的新存檔,他有些嚴肅的看著Argentum,問道,“你先來還是我先來?”

 

“你先來吧”Argentum看出他的緊張,摸了摸對方的腦袋,寵溺的笑道。

 

“好!”Prompto鬆開緊握手柄的雙手,用褲子擦了擦掌心的汗,心裡不斷想著自己一定可以贏的,這個迷宮自己在網上看了很多遍不同版本的通關視頻,還跟著流程玩過無數次,所有的訣竅都記在心裡,只要嚴謹一點就一定沒問題的!我可是經過千錘百煉的!

 

讀檔完畢,Prompto把遊戲主角移動到隱藏迷宮入口前,對哥哥說:“等天一黑,迷宮通道打開就開始計時。”

 

“OK。”Argentum打開了手機裡的計時app。

 

“可以了,現在開始計時!”話剛說完,他就讓孤單一人的遊戲主角飛快的跑起來,大腦高速運算,回想起通關視頻走的路徑,順利的打開了第一個開關,跑跑跳跳了一會兒,之後的幾個開關也都迎刃而解。小心翼翼的跳了一段通道,遊戲主角來到一個有著幾扇大門的廣闊房間裡,越過幾個緊閉的大門,最終選擇在其中一扇門附近向深淵一跳,然後主角穿越到了一個迷之空間,跳到一個特定位置之後,再次向深淵一跳,主角再次一次穿越了,這次是被傳送到一座巨大的神像面前。

 

Prompto心想一切都很順利,根據網上的流程攻略,現在已經是完成一半了。他嫺熟的操作讓主角不需怎麼費工夫就跳到了指定的位置,拿到了作為決鬥勝利關鍵的道具。然後讓主角飛快的跑跳了起來,跳過了一個又一個很難掌握的關卡,然後到達一扇門前,按下開關之後,門打開了,就到了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個環節了。主角出了門口向右拐進一條幽暗的通道,然後走過佈滿燒得發紅滾燙的尖刺仄窄的小道,跳過兩條細窄的鐵條,最後跳到一個平臺上。Prompto此時鬆開雙手再一次用衣服擦了擦手心的汗然後拿起手柄,小心緩慢的對準角度,然後一跳。

 

“不……!!”Prompto絕望的大喊,不知道是他手滑還是遊戲主角腳滑,總之就是沒跳上,主角就這麼眼睜睜的摔到深淵裡。他的小臉難過得皺了起來,沒辦法,只好從附近的重生點再來一次。第二次他在跳之前停頓了一下,再一次小心翼翼的對準角度,緊張得不敢呼吸,雙眼一閉就這麼按了按鍵。兩秒之後睜開眼睛一看……

 

“呼……”Prompto呼出了一大口氣,終於成功跳上了,剛剛一定是我太緊張才會失敗的!之後他讓主角跳過幾根柱子,把最關鍵的出口機關給打開了!主角縱身一躍,跳到房間入口附近,跳上一根鐵條,幾塊鐵板,之後就是最後的一段路了。 

 

“終於!!!!!”主角跑到出口的時候,他覺得身體都要被掏空,力氣都從四肢溜走了。

“噗,不錯,一共花時9分47秒!” Argentum遞過手機,給對方看了螢幕顯示的數位,順勢摸了摸弟弟的頭。

 

剛剛他一邊看他玩遊戲一邊觀察Prompto的表情,那可是精彩極了,時而露出胸有成竹的笑臉,時而露出愁眉鎖眼的倦顏,時而興奮得在像是得到了可愛的陸行鳥玩偶那般欣喜,時而緊張得把下唇咬出一道紅豔的痕跡,搞得自己都想去咬一下。啊,他的弟弟真是可愛。

“啊……9分多鐘啊!”Prompto順了幾下被哥哥撓亂的毛說道,“不過感覺還行!好了,到你了”話畢就拿起手柄,重新讀檔,接著就把手柄遞給哥哥。

 

Argentum接過手柄,讓遊戲主角在迷宮入口活動了一番,時機一到就立刻跑到迷宮裡面,沒有一絲猶豫。他雖然也就看過幾次通關視頻,其實大多路徑都記得,再加上剛剛弟弟就在身旁“演示”過,那基本上是沒毛病的。

 

他並沒跳過多少次這個迷宮,不過他那超強的記憶力再加上天生玩遊戲手感奇佳,整個過程基本上是複刻了Prompto的遊戲流程,時間上甚至比他還快一點,雖然才跳了一半。

 

Prompto看著螢幕目瞪口呆,在他的記憶裡,他哥好像並沒怎麼玩過這個迷宮,怎麼就能跳得那麼流暢?嗨呀好氣哦!而且按照這形勢搞不好比自己要快,想到要按照他一個要求去做點什麼就覺得頭痛,誰知道平常想法特別多的哥哥會提出什麼驚悚的要求……

 

“唔……”Prompto不禁有點兒洩氣。

 

“怎麼了?走錯了?”Argentum抽空瞄了他一眼。

 

“沒!”Prompto悶悶不樂的否認。

 

不久之後遊戲主角終於跳到了Prompto之前失敗的那個平臺,Argentum的完美操作讓主角一次就成功跳過去,出口的機關被順當的打開了。一切都進行得太順利太不可思議,儘管Argentum在無關緊要的地方手滑過幾次,依然不妨礙,時間上也沒有花費多少。

 

當遊戲主角站在出口看著高掛在天際的月亮時,Prompto幾乎忘了按手機的計時暫停按鍵。

“喂,好了,花了多久?”Argentum邪笑著的提醒道,可謂是相當的洋洋得意。

 

Prompto看著手機上的數位,“唔……怎麼這樣子……”,他擺出一臉情何以堪的表情。

 

Argentum搶過手機一看,“WOW!8分05秒,我親愛的弟弟。”

 

“是,那你好棒棒哦” Prompto面無表情的棒讀。

 

“是呢,我真的好棒棒哦”Argentum捏了捏弟弟的氣得鼓起來的臉蛋,“願賭服輸!”隨即親了一下弟弟的額頭以表安慰。

 

“好了知道了,以後存檔隨便大爺您玩,您愛咋咋地!小弟大寫的服!”Prompto賭氣掙開Argentum的手,無奈的望著他哥,“那麼,要求是什麼?”

 

“要求啊……還沒想好,明天放學到你的學校找你,到時候告訴你吧”Argentum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。

 

“噢,好”,相反,Prompto垂頭喪氣像只被欺負的金毛尋回犬幼崽。

 

 

第二天,數學課上。

 

“Prompto同學,你來回答一下這道題目。”數學老師發現Prompto整天看著窗外的風景發呆,打算故意為難他一下。

 

“啊!誒?”Prompto忽然聽到老師喊自己的名字,整個人都懵了,慌亂的站起來,看著空白的習題不知所措。糟了,整天想著昨天的事情,完全忘記了聽課看書,更別說思考題目了!

“喂,Prompto”此時,坐在Prompto後面的Noctis戳了戳他的腰,然後遞給他一張小紙條。

 

Prompto默契的把手伸向後方,然後手裡就被塞進一張小紙條,他掩飾性的乾咳幾下,故作冷靜的打開了紙條,坦然自若的把紙條上的答案朗讀出來。

 

“嗯……回答正確,”話畢,數學老師意味深長的刮了他一眼。

 

 

數學課之後便是午休,Prompto跟Noctis來到學校花園的櫻花樹下吃午飯。

 

“唉……”Prompto撕開手裡的三文治包裝袋,不禁唉聲歎氣。

 

“怎麼了?”Noctis看著無精打采的小臉不禁問道。他打開Ignis準備的便當,平時每次到了這個時候,金髮友人都會一臉期待的看著他的動作,還記得他說過:“Ignis做的料理特別棒,好像某某動畫男主角小○家那樣子打開蓋子就會發出耀眼金光!”那時候的自己還笑他說得太誇張。看來Prompto今天真的不太對勁。

 

“那個,就……跟我哥” Prompto支支吾吾的吐出幾個字,“哎呀,不好說!”

 

“你哥欺負你了?”Noctis夾起一塊金黃的玉子燒扔到嘴裡嚼了嚼。

 

“也不是欺負”,金髮男孩看著手裡三文治發呆,“就是……唔……昨天我們打賭,我輸了,我得答應他一個要求”。說完,就狠狠的咬了一大口三文治,仿佛手裡的食物就是他那個讓他煩躁不已的根源。

 

“既來之則安之”黑髮男孩安慰,看著金髮男孩孩子氣的行為他又不禁發笑,“再說了,你哥不也跟我們一樣大,他能搞什麼事?”

 

“好吧……你說得很對!再說,我堂堂男子漢才不怕他!”Prompto打起精神,又咬了幾口三文治,加快嘴裡的咀嚼動作。恢復往日食欲的他看了看Noctis的便當,“啊,真棒,Ignis今天做的便當依然是金光閃閃的,好羡慕你,Noct!”他指了指便當裡的食物,“那個香腸我可以吃嗎?好像很好吃的樣子!”

 

“可以哦,這是Ignis特地為你準備的”Noctis咧嘴一笑,夾起香腸遞到金髮男孩的嘴邊。

“真的嗎!太棒了!那我不客氣了!啊……”金髮男孩張大嘴巴,用牙齒咬住香腸,咀嚼了起來,“嗚哇!太棒了!太好吃了!讚美Ignis!謝謝!”

 

“Ignis知道了一定很開心”Noctis看著友人那沾滿油光的雙唇說道。

 

“恩!”金髮男孩露出滿足的表情。

 

 

好不容易熬完下午的課,放學的鈴聲一響起,Prompto立馬把東西都扔到書包裡,說了一句“Noct,明天見”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跑出了課室。

 

Noctis停下手上收拾的動作,插著褲袋站在可以看到校園大門的窗邊向外眺望,沒過多久就看到一個金髮男孩急衝衝的往外跑。

 

“哎,那個笨蛋……”搖了搖頭,露出了無奈的苦笑。

 

 

Prompto跑到學校門口,果不其然就看到他的哥哥拿著一個大紙袋靠在一邊玩手遊。

“喲,”對方打了一個招呼。

 

“哥,你該不會又蹺課了吧?”Prompto盯著對方手中的紙袋狐疑,“那個裡面是什麼東西?”

 

Argentum收起手機塞回自己的褲袋,無視前一個問題,然後神秘兮兮的說,“這可是好東西哦”,然後就拉著弟弟往附近一個比較少人的公園走去。

 

 

兩人來到公園裡的洗手間門口,Argentum觀察了一下洗手間,確定沒有其他的人,就把大門反鎖,然後把弟弟塞進洗手間最裡面的一個隔間,自己也跟著進去,關門上鎖一氣呵成。

 

“哥你帶我來公園洗手間幹嘛?”

 

Argentum沒有回答他,取而代之的是遞過手裡的紙袋。

 

接過紙袋的Prompto一臉遲疑,他試探性的把手伸進袋子裡,手指觸摸到的是柔軟的布料,接著他就把布料整個抽出袋子,隨之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套黑色水手服。他震驚的看了看手中的水手服,又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擋著門的Argentum。

 

“這……是什麼意思?”Prompto戰戰兢兢的問。

 

“就你想的那個意思”Argentum挑眉。

 

“這……等等,這衣服你是從哪裡得來的?”

 

“從哪裡得來你就別管,總之不是偷不是搶。”

 

“可是……”

 

“沒有可是,不是說好的得答應我一個要求嗎?”

 

“可我是男生啊!”

 

“男生又怎麼樣?”

 

“唔……我不要!”

 

“嗯?”Argentum露出一個危險的眼神。

 

“唔……好吧……願賭服輸”Prompto被他看得發怵,只好硬著頭皮上。

 

他默默的轉過身背對著Argentum,先是把水手服放回紙袋裡,開始脫身上的校服外套掛在牆體的掛鉤上,接著他慢吞吞的解開襯衫上的紐扣,等把最後一個紐扣解開之後,他忽然就停止了手上的動作。

 

一直在觀察弟弟的Argentum發現對方的猶豫,忍不住就揶揄他,“怎麼了,你不是在我面前脫過無數次衣服了嗎?有什麼好害羞的?”

 

聽到這話的Prompto耳朵瞬間紅得發熱,壓抑著聲音喊道,“情況不一樣的好嗎!!”

 

“好吧好吧,你說不一樣就不一樣,不過,我親愛的弟弟,不要拖太久好嗎,等下我們還得去約會。”Argentum漫不經心的提醒。

 

“什麼!?我還得穿著這身出去嗎!?”聽到哥哥的話的Prompto驚訝得轉過身,他現在超想揍人的。

 

“是的”對方嘴裡吐出簡短的兩個字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一陣沉默之後,認命的Prompto把身上的襯衫脫下。白皙的背部,線條姣好的肌肉呈現在Argentum的眼前,他舔了一下嘴唇,忍住想要用雙手觸摸的欲望,只在身後安靜的飽覽對方的一舉一動。

 

Prompto把襯衫掛在一邊,小心翼翼的把水手服上衣穿上,沒想到尺寸剛好,不會太大或者太小。他拉下褲子上的拉鍊,聲音在空寂的洗手間裡無窮放大,他羞愧難當的脫下自己的褲子,身體情不自禁的發抖。迅速拿出紙袋裡的裙子,等穿好的時候才發現裙長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短不少,大概距離膝蓋還有十多釐米。下身實在清涼得讓他有點局促不安,他無力的看了一眼哥哥。

 

“我記得紙袋裡還有一雙長筒襪,”說著就掏出一雙黑色的棉質長筒襪遞過去。

 

幸好不是什麼奇怪的黑絲,Prompto不禁慶倖的想著……等等,不對啊,說到底現在這情況不管是什麼襪子也不太對勁好吧!

 

“不要想太多了,快穿上吧,”看出弟弟正在天人交戰,Argentum提醒道。

 

“哦……”

 

他脫掉了原來的襪子,拿過長筒襪,因為不想觸碰到牆壁而正糾結著該怎麼穿上的時候,Argentum拉過他,雙手扶著他的腰讓他靠在自己身上。他感受到身後熾熱的體溫,滿臉通紅的他很默契的什麼都沒有說,迅速的套上長筒襪,穿好鞋子。

 

穿戴整齊的Prompto站在哥哥面前,不安的雙手時不時拉著裙擺往下拽試圖把裙子拉長,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,裙子就是那麼短。肌肉緊致的雙腿併攏著,努力的揮去女裝帶來的羞恥感。黑色的長筒襪及膝,裙子跟長筒襪之間形成一個絕妙的絕對領域。他忍不住把手縮回袖子裡,用袖子遮住緋紅的臉。

 

“糟糕,Prompto超可愛的!”

 

“閉嘴!不准說可愛!”

 

“那很好看?”

 

“也不可以!”

 

“好麻煩。”

 

“閉嘴!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 

兩人小學生般的爭吵了一會兒,Prompto實在受不了了,咬緊下唇,停止了無意義的吵嘴。

此時,Argentum變魔術一般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隻口紅,Prompto認得這個外觀,班裡好多女孩子都很喜歡的一個品牌,好像是Y字開頭的。Argentum拔出口紅蓋子,把膏體轉動到適當的位置。還沒領會對方想幹什麼,他的下巴就被輕輕的抬起,膏體在他柔軟的唇上緩慢的移動著,一股水蜜桃香氣迎面撲來。Prompto感受到嘴唇上的黏糊,臉頓時一片潮紅。

 

“哈哈,你現在的臉超紅的,好像莫古利,都不用打腮紅了”Argentum打趣道。

 

“哥!”Prompto嗔怒,乾脆就閉上雙眼逃避現實。

 

“好了好了,不開你玩笑了”然後又說,“嘴張開一下,裡面的地方沒塗到。”

 

他聽話的微張雙唇,門牙以及粉色舌頭隱約可見。看著對方一副像是要索吻的樣子,Argentum實在忍不住,拿開了唇膏,用自己的嘴唇貼上對方的雙唇。

 

“唔……”觸感跟之前的不一樣,他張開雙眼,看到的是哥哥近在咫尺的臉,睫毛微顫,他又緩緩的閉上眼睛。

後面的請轉戰P站:

http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7851665#2

或者微博↓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77623671181870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1 )